车企子公司野蛮生长 加速融资抢夺软硬生态

网易汽车行业 2021-08-07 12:13:25 阅读数:799

本文一共[544]字,预计阅读时长:1分钟~
公司 加速 生长 子公司 野蛮

车企子公司野蛮生长 加速融资抢夺软硬生态

2018年2月,长城汽车创立全资附属公司蜂巢能源。三年后的现在,股权穿透后,长城控股在蜂巢能源中的占比已降为46%,不足半数。

这是蜂巢能源经过三轮市场化股权融资的最直接表现。近日,蜂巢能源举行了B轮融资交割仪式,融资总额102.8亿人民币。该轮融资新增股东25个,至此,蜂巢能源股东数已达50个。此轮融资过后,长城控股的占比相应地降为46%。

另一自主车企比亚迪也有着类似的情况,其旗下公司比亚迪半导体在2020年完成了A轮、A+轮融资,融资总额达27亿元人民币,股东有中芯国际、小米科技、上汽投资、北汽产业投资、红杉参数图片)资本等。公开资料显示,目前比亚迪股份在比亚迪半导体中的占比为72.3%。

这不过是车企分拆子公司进行独立运作的冰山一角,在汽车行业竞争加剧的情况下,越来越多的车企子公司为谋求更多资本、更多合作和更大销售市场,而被分拆以独立运营。

“捷氢公司已经对外宣布要上市了,包括中海庭、联创电子等,也要在近期完成分拆上市的准备,其它公司都在路上。”在6月举办的上汽集团《智咖汇》上,上汽集团副总裁、总工程师祖似杰表示,上汽集团共有14家科技公司,其中有3家已在筹备独立上市。

与长城汽车和比亚迪不同,上汽集团“大手笔”地拿出14家科技公司,其中不止涵盖硬件类的零部件公司,还包含了专攻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的软件公司。资料显示,这14家公司包括了智能网联、三电系统、信息安全、智能驾驶等领域,这显示出国内最大车企对待子公司分拆上市的态度。

“(除了已准备融资的公司外)后续其它的会陆续向社会开放资本,也是希望他们做强做大,在服务上汽的基础上为行业服务,甚至有些技术我认为可以是万亿级的。”祖似杰在接受包括经济观察报在内的记者采访时说道。

在众多车企旗下子公司的分拆、独立趋势背后,新的商业模式正在逐步体现,该模式围绕着产业的“打造”与“应用”成为车企的心头好。在产业打造方面,资本的开放、多方合作帮助企业更好、更快地进行发展;在应用方面,更多的开放供应被认为是车企子公司未来的发展节奏之一。

分拆热潮

蜂巢能源前不久完成的B轮融资,也正是其上市前的最后一轮融资。据媒体报道,B轮融资后,蜂巢能源的估值约达362.8亿元。

不止是蜂巢能源,将子公司独立进行分拆上市,已经成为一些车企的共同策略。长城汽车蜂巢易创联席董事长郑立鹏也曾在蜂巢动力第1000万台发动机下线仪式上表示,发动机板块未来的定位也一定是分拆上市,未来长城在蜂巢动力供应中的比例会低到50%以内。

比亚迪旗下的动力电池公司弗迪电池有着相似的策略,比亚迪品牌及公关事业部总经理李云飞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弗迪电池在将来一两年会逐步推向资本市场,要做“大家的弗迪”,而不是“比亚迪的弗迪”。

据媒体报道,长城旗下蜂巢能源以及比亚迪半导体、比亚迪弗迪电池都有着进军资本市场进行IPO的计划。今年6月,比亚迪股份发布公告称,拟分拆所属子公司比亚迪半导体至深交所创业板上市。目前,亚迪半导体创业板上市申请已获受理。今年4月,李云飞表示,比亚迪旗下的弗迪电池也将在一两年内推进上市事宜。

如果说长城、比亚迪对动力电池、半导体子公司的独立和分拆,只是其对硬件产业的开放,那么上汽分拆独立的子公司类别则更加全面。

上汽旗下已有14家科技公司,在接受包括经济观察报在内的记者采访时,祖似杰对这些科技公司的类别和定位均作出介绍。

上汽集团14家科技公司的阵营围绕电动化和智能网联形成,电动化包括了三电(电池、电机、电控系统),目前已知的捷氢科技负责电池;智能网联领域则有零束公司和“云”的公司。此外,还包括了上汽与阿里合资的斑马公司、专攻高精地图的中海庭公司、即将成立的网络信息安全公司、智能网联平台公司、智能驾驶公司等。

“这些公司一是为了解决新的机制的问题,另外是解决为行业服务的基本考虑。”祖似杰解释称,产业链上的做法是企业自己只投资一部分,甚至还可以与竞争对手一起投资给子公司,竞争对手同时也能变成合作伙伴。

在软件公司的独立上,上汽以零束公司为首的智能网联公司有另一套合作方法。“我相信我们(零束与其他企业)会找到一条合作的路径,无论将来是他们持股投资我们,还是采取更灵活的商业模式。不一定‘全家桶’卖给他,可以卖给他一些模块和软件中间件。”上汽零束软件CEO李君在接受包括经济观察报在内的记者采访时表示,软件需要市场、运作迭代、场景和打磨,行业需要更加开放。

“在合资品牌方面我们也在积极寻找业务机会。”李君介绍称,目前零束的客户仍然只是上汽集团内部的两大电动车品牌——智己汽车和R汽车。公开资料显示,零束的业务范围几乎囊括整个智能网联领域,包括中央集中式电子架构、SOA软件及开发者平台、全栈OTA及网络安全、智能车的数据工厂四个方面。

抢占鳌头

车企分拆独立旗下子公司主要有两大原因,一是从融资角度来看,子公司分拆独立后,充足的外部资金能够使子公司快速发展扩大;二是从供应角度来看,开放的融资往往能带来更多客户,而不仅仅局限于供应母公司的需求。

蜂巢能源、弗迪电池等公司身处竞争不断加剧的电池领域,资金的充足与否对抢占市场起到关键性的作用。有媒体报道称,蜂巢能源要在2025年产能达到200GWh,需要的资金量大概在600-700亿元,后续的资金量需要通过上市来募集。

“我们预计今年的下半年还会新增1-2个大型基地。”蜂巢能源董事长兼CEO杨红新在B轮融资交割仪式上表示,蜂巢能源当下的主要矛盾是客户订单持续增加和有效产能不足。蜂巢能源表示,本次募集资金主要用于新技术研发和新工厂建设。

蜂巢能源独立融资的背景,是电池领域不断升温的竞争氛围。公开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排行榜中,蜂巢能源以0.84GWh的装机量挤入TOP10,位列第7。与去年同期相比,比亚迪以7.65GWh的装机量赶超LG化学位列第二,宁德时代以25.76GWh的装机量独占鳌头,占据了49.1%的份额。

蜂巢能源目前已经获得包括长城汽车、吉利汽车、东风汽车、PSA、合众、金康、零跑等国内国际主流汽车厂家25个销售定点,已有10余款装载蜂巢能源电池系统的整车完成了公告认证。杨红新表示,明年长城装机占比将降到50%左右,后年会降到40%左右。这意味着在长城之外,蜂巢能源将逐步迎来更多其他客户。

与长城和比亚迪相比,上汽对零部件供应链的把控更加彻底。“我们非常重视对产业链的建设,同时在一些关键的零部件体系上也会面临供应链安全的问题,在这方面上汽还是会自己打造。”祖似杰表示,由于一些自主打造的零部件体系需要巨大投入,因此上汽会采取多种方式解决,一些是合作的方式,甚至是资本的方式,但上汽也将掌握核心的东西。

零部件硬件公司之外,软件类子公司的独立运作更大的意义在于合作打造。在汽车行业各方面都开启全面竞速的现在,这将是不少企业抢占窗口期的对策。

“我们打造了SOA软件平台,邀请了百度、阿里、腾讯、京东、华为、OPPO、Momneta、地平线等加盟汽车生态的打造,能够携手打造一个软平台、跨车型的体系,让SOA变成中国标准的组件。”祖似杰认为,在上汽集团的竞争力体现上,软件生态是必不可少的一环,需要多方参与。

零束则认为,其研发的智能汽车全栈解决方案具有极强的竞争力。“大家不要觉得我也搞个软件,招一两百号人,就能搞个智能汽车全栈解决方案。”李君说道,这样的全栈解决方案需要高投入、长周期,并且在全生命周期都需要维护和升级。资料显示,上汽为此投入高达3000亿元。

针对华为是不是零束竞争对手这一问题,李君回答称,不评价华为,但其同时指出,在未来,中国乘用汽车市场会有几家类似的乘用车解决方案企业走出来,不可能只有一家。

实际上,在车企零部件、软件子公司不断独立运作的现在,其与行业“土著”供应商的竞争也或将成为一大热点。电池领域的宁德时代与LG化学、半导体领域的地平线、智能汽车解决方案领域的华为⋯⋯它们都将面临传统车企独立子公司的挑战。融资灌入、合作升级,更多的挑战与搏斗将在未来逐一上演。

版权声明:本文为[网易汽车行业]所创,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,感谢。 https://auto.163.com/21/0807/09/GGPODCGJ000884MM.html